「單戀」的討論 June 11, 2007 首先,「單戀」讓我們最注意的事情就是「性別認同障礙」和「同性戀」有什麼不同。雖然marine查來的資料是說「性別認同障礙」是傳統醫學上對於「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有異的人所給予的病理名詞。「同性戀」是指喜歡跟自己性別一樣的人。但是「同性戀」中,有男女的區別嗎?現實生活中,我們看到的通常是有分為零號和一號的區別,可是既然是喜歡和自己相同性別的人,那麼,有區分嗎?這一點大家都有點疑惑。 什麼是「單戀」?最直接的講法就是A喜歡B,但B不喜歡A,那麼A就是在單戀B。就書中所提的是「明知沒意義,卻無法不執著的事物」及「永遠無法傳遞的心情」,Sarah 說,還有提到愛上對方的單一性別,也就是說因無法意識到性別真正的本質,而只能愛上對方靈魂中的男性或女性。「對ㄏㄡ,」我笑起來說,「我記得有這個,但是寫報告的時候已經寫到抓狂,漏掉了。」Sarah 說:「看最後這個!@#$%︿&*(()(**&︿%︿%$#@!就知道是妳,可是明明前面已經正經八百的寫了那麼一大串了...... Marine 說;「我不能寫到抓狂嗎?」Sarah說 :「所以,現在妳不要求我們寫報告是正確的。」這個鬼丫頭,我向她翻白眼。 Sarah 提出:「早田一向都為自己的事業而和哲朗站在對立的地位,是什麼事情使他改變態度?」465頁,當哲朗和理沙子正在拼命找中尾卻找不到的時候,接到早田的電話,告訴他們警方已經找到中尾的車,「雖然我們在戶倉命案上是對立的,但是我想要盡點道義,決定提供消息給你。」哲朗說:「……在那裡的是中尾。被警方逮捕的會是中尾。」早田:「我決定不去想這件事,我原本並不會知道這個消息。」這個真相是哲朗之前告訴早田的。「我之所以告訴你,是因為我把你當成朋友。身為報社記者的早田應該不知道。可是如果你是中尾的朋友,我不會讓你假裝不知道。」哲朗娶了早田單戀的對象理沙子,又擔任早田想做的會場佈置四分衛的位置,在戶倉命案上,早田想要搶頭條新聞,但是哲朗在做的卻是包庇兇手。「我之前也說過了,比賽已經結束了。」「所以你想說,友情也結束了嗎?友情沒有那麼容易斬斷的,不會因為自己方便,說合就合,說斷就斷,就算這段友情再艱辛,我也不能讓你一個人逃掉,我要你也善盡身為朋友的責任。」早田沈默了。兩人之間不知有過幾次這樣的對話,但是他第一次表現出猶豫的態度。 「但是這是他首次出現猶豫,最後使他改變主意的會不會是中尾的犧牲自己?」Sarah 問。 他們大學中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一起練球,他們是一支爭奪冠軍的強隊,中間有多少革命情感,這次的案件,牽扯進來的全都是這些戰友,大家同意其實早田心中應該是有相當的矛盾。但是他是個非常有原則的人,他依照他的原則行事,所以他把自己比喻為四處覓食的鬣狗。然而中尾的犧牲,早田,一個曾合作無間的親密伙伴,不可能忘掉團隊一起奮鬥的情誼,那是個純粹的男人世界,應該是有著刻骨銘心的感情,再加上中尾犧牲所帶來的震撼,所以會在最後關頭時,邊鋒不僅接下傳球,還為了守衛四分衛而展開防守,替哲朗、理沙子和美月掩護,讓他們可以從警察面前全身而退。 阿敏說:「我非常喜歡早田,冷靜,有原則,很酷。」 哲朗和理沙子究竟有相愛嗎?marine 有疑問。開始確實是有的,因為他們原先是同居,後來才結婚。但是之後為了各自的事業,才拉開距離。只是,一般人不會因為先生故意沒有避孕而把孩子拿掉。 Marine 是覺得,理沙子和那位原先要一起去歐洲危險地區做報導的女記者之間有著非比尋常的感情。那份感情已經超越了和哲朗的夫妻之情。她自己也說經過長時間的工作後,發現和女人一起會比較有默契。後來理沙子一直對這份硬生生被哲朗砍斷的女人友情耿耿於懷,以致於美月到家裡來的時候,立刻表示要全力幫助這位昔日的球隊朋友。 美月激起了公憤。芬芬揮舞著雙手大聲喊:「我知道我為什麼討厭這本書開幕活動了,我討厭美月。我討厭那個到處沾惹男人的人!她為什麼要去招惹哲朗?為什麼又要和中尾在一起?為什麼要去結婚生子然後又拋夫棄子?她還去勾搭理沙子!」芬芬的激動引起一陣大笑。最有女人味又美麗的阿丹說:「美月讓多少人為她而痛苦啊,她應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呢?」 我們有了共同的疑問,如果美月嫁的人是哲朗,她是不是就不會有後來的問題了?她因為看到一向堅強能幹的理沙子竟然在哲朗昏迷的時候哭了,她知道理沙子愛上哲朗,而哲朗卻一向只當自己是朋友,這時候美月的單戀算是落空了。有人問「美月不是說她愛理沙子嗎?她到底愛誰?」這應該和她的性格有關係,她的性向介於男女之間,她是女人的時候,愛的是哲朗,她是男人的時候,愛的是理沙子。中尾不是美月最愛的人。中尾對美月那麼好,但是美月選擇只和他做好朋友,所以她並不最愛他。 那麼,美月如果嫁的人是哲朗,這個她認為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這個「對的人」的時候,她會不會就甘願的從此以女人的身份生活呢?? Marine 認為,美月她其實一直在努力,努力讓媽媽不要擔心,所以穿上女生的衣服去上學;向哲朗獻身,努力的表示自己是個女人;努力的跟相親的男人結婚,並生了小孩,希望做個賢妻良母;無法忍受性生活,退而求其次,努力的希望能成為丈夫人生上的好夥伴。做過這麼多的努力嘗試之後,還是無法忍受,問題是,要繼續努力過著痛苦的生活?還是就揮揮手離開做自己? 大家覺得對美月的先生和小孩非常不公平。美月的先生一直認為她是好妻子,即使她拒絕性生活,他也配合。小孩更是無辜,既然如此,為什麼要生下來?阿敏說:「她自己也沒有預料到。」不是嗎?我們在努力的時候,都是希望成功的。 可是,事已至此,可以這樣一走了之嗎? Sarah 說:「我們會不會是在以一個四十多歲的人在看一個二十幾歲的人了?」是啊,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孩,要做這麼多沈重的抉擇,該怎麼辦呢? 回到阿丹的問題:澎湖民宿「美月要怎麼做才最不會傷害人呢?」 Sarah 認為應該要分階段處理。至少應該要等孩子長大,要走再走。我們這些媽媽最心疼孩子,最痛恨那種拿各種藉口而拋棄家庭的人──即使是用宗教那種「大愛」的藉口。連身邊的人都不照顧,有什麼資格說去照顧眾生?如果宗教情操那麼高,就不要結婚;如果結了婚,又生了小孩,就該等一個階段性的責任完成後,才有資格再去完成自我。美月至少應該等到孩子能獨立了再走。──阿敏不忍的說:「我們不是那種狀況的人,她已經忍耐了至少四年,就是因為再忍不下去了才走。」 一向任性的Marine 無言。我不知道如果我是美月,我會怎麼做。 阿敏提起,台灣有一個例子,爸爸經過全家的同意,變性成為女人。他還是教職。原先學校要解聘,但是輿論是說,她的專業並沒有影響,所以留任。 可是,這也許在日本行不通吧?日本是個死要面子的民族。那些書中必須拋棄所有去一切換一個新性別身份的交換戶口的人,就是因為不見容於家庭與社會。 在各種的困境中,我們可能看到很多出來受訪的人,也看到很多成功的例子。那些都是克服了障礙的人。但是,有更多無法走出來而受苦的人,我們都沒有看到。我們只能說「知道有這件事了」,而無法提出任何的幫助。 另一個問題。哲朗沒有把左眼視力的問題告訴理沙子,成為她控訴他的最大原因。 有人認為她會一直懷疑他還有什麼事情隱瞞她。Marine 覺得,有這麼嚴重嗎?其實,那最多只不過可以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們從家事的分擔開始爭吵,為工作而疏離,到把工作看得比對方重要。又為工作室是誰的而暗鬥,為生小孩的事分房,價值觀和人生觀的分歧,……種種,只是事後再去找理由,歸咎於它。那男人世界的事情,不去介入,有這麼嚴重嗎? 有人說,那是因為Marine自己的個性所以無所謂,相同的狀況有人會受不了。阿敏說:「因為理沙子沒有一個也可以當秘密的女人世界的事情可以相抗衡,否則就可以抵銷情趣用品了。」 阿敏說她後來研究起這本書裡每個人的球隊位置了,其實每個人的角色就是依照他的防守位置安排的。 而,整個故事,大家追逐傳遞著一顆名叫「美月」的球。 意外的驚喜:阿敏拿出一本從文化中心借來的小書──聖誕老婆婆,是東野圭吾的作品,尖端出版。「單戀」裡面有一個金童劇團,就是交換戶口的地下中心,他們有一齣名劇──「聖誕老婆婆」。所以,這是一本「書中書」,裡面有很多插畫,非常可愛,但是阿敏說這不是為小孩子寫的,有一些性別上的議題。我翻了一下,其中一個議題是:「為什麼聖誕老人要是男的?」有一位小男生幫他媽媽報名應徵聖誕老人,理由是「媽媽不是答應過,要把爸爸沒辦法給我的愛一起補給我的嗎?」,這是個單親家庭。 不過結尾和「單戀」中提到的不一樣,聖誕老婆婆有順利的把禮物分送完畢。而且,在剛過完年後,聖誕老人們舉行了一場臨時會議,議題是:「聖誕老人能不能結婚?」 結果呢?妳一定想知道答案:全體一致通過。 P.S. 寫完了,輕鬆的拿起書,看一下封面,瞎米?那一行大字我們居然沒有去理它:「當單戀的那個她(他)為別人流下眼淚,世界也隨之瓦解……」當理沙子為哲朗流下眼淚的時候,美月的男人世界隨之瓦解;當美月去找哲朗證實自己是女人的時候,經過激烈的一夜情,哲朗居然沒有任何表示,美月內心的女人世界至此完全崩潰。 天啊,我真是瞎了!!! 又:忽然想起來,末永睦美和美月完全相反,末永睦美覺得自己是男性、女性之外的人,性別對他沒有意義;而美月卻又是男人又是女人,同時愛戀著女人和男人。Sarah回覆:一樣的不完美,可以有不一樣的對應態度,也就有完全不一樣的結局。這樣的對照,是作者故意的安排?還是作者無心,讀者有意呢? Sarah 妳是在說我想太多了,是不是?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澎湖民宿
創作者介紹

xin xin

ow58owlc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